<i id='f4utc'><div id='f4utc'><ins id='f4utc'></ins></div></i>
    <i id='f4utc'></i>
    <span id='f4utc'></span>

  1. <acronym id='f4utc'><em id='f4utc'></em><td id='f4utc'><div id='f4utc'></div></td></acronym><address id='f4utc'><big id='f4utc'><big id='f4utc'></big><legend id='f4utc'></legend></big></address>
    <ins id='f4utc'></ins><dl id='f4utc'></dl>

    <code id='f4utc'><strong id='f4utc'></strong></code>

    1. <fieldset id='f4utc'></fieldset>

      1. <tr id='f4utc'><strong id='f4utc'></strong><small id='f4utc'></small><button id='f4utc'></button><li id='f4utc'><noscript id='f4utc'><big id='f4utc'></big><dt id='f4utc'></dt></noscript></li></tr><ol id='f4utc'><table id='f4utc'><blockquote id='f4utc'><tbody id='f4ut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4utc'></u><kbd id='f4utc'><kbd id='f4utc'></kbd></kbd>

          烏鎮遊記巴巴影視隨筆散文

          • 时间:
          • 浏览:17

            烏鎮,昔日的江南明珠,今日江南最後的枕水人傢,與其原汁原味的水鄉風貌和深厚的文化底蘊,吸引著國內外的遊客。

            浙江烏鎮遊記

            烏鎮位於浙江省桐鄉市北端, 與周莊、同裡、甪直、西塘、南潯並稱為江南六大古鎮,素有“魚米之鄉,絲綢之府”之美稱。烏鎮完整地保存晚清和民國時期水鄉古鎮的風貌和格局,以河成街,街橋相連,依河築屋,水鎮一體 ,沿街店鋪林立。前幾天去蘇杭旅遊,第一站便到瞭烏鎮。

            烏鎮景區分為東柵區和西柵區。東柵區,建築面積近6萬平方米, 景點有東柵老街、觀前街、河邊水閣、廊棚等;西柵區位於烏鎮西大街,占地3.4平方公裡,縱橫交叉河道9000多米,需坐渡船出入,有古橋72座,河道密度和石橋數均為全國古鎮之最,景區內保存有精美的明清建築25萬平方米, 韓國三級在線觀看影兩岸臨河水閣綿延1.8公裡多。

            有人說烏鎮是遠離塵世的世外桃源,也有人說這裡是東方文明的活化石。而我感受極深的,卻是這裡濃鬱的書香氣,覺得它時時處處都彌漫在空氣中,浸透瞭古鎮的各個角落, 一座座古老民居,一處處原始的手工印染、烏陶作坊、酒坊和織錦工坊,還有那江南百床館、匯源當鋪、舊時的藥店和郵局等古遺址 充分展示瞭它深厚的文化底蘊 :文昌閣、翰林第、古戲臺、皮影戲、晴耕雨讀居,處處昭示著這裡沉久的文化積淀。中國山水詩派開創者謝靈運、齊梁文壇領袖沈約、唐朝書畫大傢裴休、宋朝詩人陳與義、范成大,以及近、現代新聞學前輩嚴獨鶴、農學傢沈驪英、著名作傢孔另境等,都在這裡留下瞭珍貴的文化遺產或遺址, 昭明書院、茅盾故居 ,讓這個小鎮在中國文學史上增添瞭重重的一筆。

            昭明書院位於西市河北岸,是南朝梁太子蕭統和他的老師沈約的讀書處。書院坐北向南,一座青褐色牌坊式門樓當街豎立,門樓上的“六朝遺勝”匾額顯得莊重古樸柳田彌生。進得大門,隻見寬闊的前庭裡,築有造型雅致的水池、廻欄和石橋,四周古木參天、濃蔭匝地,給人澄明幽靜的感覺。再往前就是主建築,為一座兩層三進的樓房,樓上樓下辟為圖書室或名人著作展室,供遊人閱覽。西廂房內還有一處古色古香的書店。此時此地,隨著參觀的腳步聲,我的思緒也沉浸在瞭歷史典籍裡,想起瞭讀大學時在學校圖書館翻閱蕭統的《文選》 時的情景。據《烏青鎮志》記載,梁太子蕭統曾隨老師沈約來烏鎮讀書,沈約是齊梁文壇領軍人物,著有《宋史》和許多優秀詩歌。梁君主蕭衍重其品、文才,封其為太子傅。蕭統在他的教導下,在這西市河邊苦苦攻讀,終成大才。蕭統招集文人學士,編輯成匯集先秦至梁以前各種文體代表作品的《文選》三十卷,後人稱其為《昭明文選》。這是中國古代第一部文學作品選集,它與後來的《古文觀止》一樣,受到歷代文人的歡迎。

            茅盾故居位於東柵 ,一座二層樓房緊臨街道,木門窗,木屋架,青磚黛瓦,典型的`清代江南古老建築。門口生化危機重制版左側鐫刻著陳雲同志題寫的“茅盾故居”匾牌。 穿過樓道,後面是一個半畝大小的幽靜庭院,院中間是茅盾的半身漢白玉雕像,一叢翠綠的天竹點綴在角門。這大概就是茅盾當年讀書或玩耍之處吧!故居中有臥室、書房、餐廳等設施,其傢具與佈置仍是茅盾當初居住時的樣子。樓廳中設有《茅盾故鄉烏鎮》、《茅盾走過的道路》、《茅盾故居》三個基本陳列室,介紹瞭茅盾的生平業績。在這裡,我首次看到瞭茅盾中小學時期習作和他創辦《小說月報》的原件及部分手稿,看到瞭他在各個時期發表的著作版本。在陳列室的出口處,有一副茅盾的青銅塑像:右臂抱在胸前,手中夾著一支香煙,靜靜地沉思著。他是在構思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之作《子夜》或者是他的《春蠶》三部曲吧?還是擔任新中國首任文化部長時在運籌新文化事業的發展呢?我不禁舉起相機拍下瞭這一鏡頭,作為對這一現代文學傢和社會活動傢的永久紀念。茅盾的成長與烏鎮是分不開的,他晚年在《我的故鄉》中寫道:“我的傢鄉烏鎮,歷史悠久。鎮上古跡之一有唐代銀杏,至今尚存。我為故鄉寫的一首《西江月》中有兩句:唐代銀杏宛在,昭明書室依稀。”可見烏鎮從昭明書屋肇始的那股千年文脈,對茅盾的影響有多麼深!其實,何止茅盾。據鎮志記載,自宋至清900多年間,烏鎮一直求學之士不絕於路,讀書之聲不絕於耳,先後出瞭64名進士,167名舉人,至於秀才、監生、貢生則難以全計。其中有作者378人,作品84英國首相入院治療2部。由此可見烏鎮文氣之興盛,文脈之悠長。

            在烏鎮遊覽可沿河漫步,亦可乘坐烏篷船沿河觀賞,可白天遊覽,也可晚上乘船觀看夜景,無論怎樣遊覽,都有穿越時空的感受。夜晚當遊船緩緩前行時,兩岸的商鋪前、酒樓上、居室內,那一座座似乎漂浮在河邊的枕水閣的楹柱間,那橫跨河上的半圓形的橋孔裡,都亮起瞭暈黃的燈光,沒有繽紛的異彩,就是那一色的暈黃;連我們乘坐的烏篷船上也隻暗黃的普燈,恍如很久以前那掛在船篷上的馬燈。無邊的暗夜中,這燈光顯得那樣樸質,那樣迷蒙。那兩岸的店鋪,水上的橋涵,盡皆朦朦朧朧,它們在水裡的倒影更是撲朔迷離。這暈黃的燈光啟人遐思,更給人以想象的空間?此時我想到瞭杜甫的“野徑雲俱黑,江岸火獨明” 和張繼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的詩句,用在此處恰到好處。

            烏鎮,江南水鄉的明珠,每天都有幾萬人慕名而來遊覽,但願從這裡飄出的悠悠書香,更加濃鬱,飄得更遠。

            烏鎮印象

            有時候聽聞一座城市往往是因為一個人、一部影片或是一些事,我對烏鎮的印象也源於此。最初知道它是因為著名文學傢茅盾先生出生於此,後來是因為電視劇《似水年華》的拍攝,再後來便是因為連續三屆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的召開,這座小鎮也逐漸聲名鵲起。

            對於一個去過瞭麗江,色噠噠視頻看過瞭西塘的人而言,如何去想象烏鎮究竟有多美?親自走走是個不錯的選擇。雖說很早以前我就已萌發去烏鎮遊玩的想法,但平日裡工作太忙,又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擱淺,去烏鎮也成瞭一種奢望。“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在一個晴朗的周六我終於出發瞭,多年的願望終於能在這一刻得以塵埃落定。

            走在烏鎮的古街柳巷,腳踏斑駁的石板路,感受“枕水人傢”的古韻美。貫串水巷的西市河和東市河將時光都鎖定在這一條條翡翠色的綢帶裡,而自己卻逃離瞭歲月的侵蝕,繼續悄然靜默地流淌,將可人的江南美,流連忘返的古鎮味都一一隱逸在這裡。

            雖然不是黃金周,但遊人還是不少。午後的太陽高照著紛至沓來的遊人,給初冬的古鎮帶來一絲暖意和柔情。斑駁的墻體,靜默的房舍,若不是往來期間的遊人,仿佛一切在這裡受控於時光機器,戛然而止。

            昭明疏遠、瘟都元帥廟、草木本色染坊、三寸金蓮館、關帝廟、烏將軍廟……將歷史帶到瞭現在,茅盾故居、木心故居、江南百床館生化危機、民俗館、訪盧閣、文昌閣……又將文化傳承至今。烏鎮的一彎彎河水、一座座石橋、一艘艘烏篷船都在訴說著自己的不老傳說。無論寶馬系是站在橋上,亦或是坐在船裡,你都能收獲不同的風景。

            當落日收掉自己最後一絲餘輝時,烏鎮的夜便閃亮登場瞭。都說西柵的夜景特別美,悻然之間坐上瞭一隻烏篷船。船槳拍打著水面,原本掩映在水裡的星光和房屋的倒影,被打碎、被重組,垂入水面的樹枝,飄入船艙的叫賣聲又將一切交織在一起。

          美國暫停向國外援助醫療物資用品

            在這夢幻般的旅程裡,一朵小小的水花,使人想起生命短暫和永恒。人生之於蜉蝣,朝生墓死,生命歷程的起落和離合,充滿曲折和坎坷。大象希形,大音希聲。亦或將人身的局限,放置於無限的自然。地也未曾老,天也未曾荒。倘若他日你我化為一抔泥土,葬生於此未嘗不是一種靈魂。

          【烏鎮遊記隨筆散文】相關文章:

          1.烏鎮遊記散文

          2.印象烏鎮散文

          3.烏鎮風情散文

          4.烏鎮記事散文

          5.醫院遊記散文隨筆

          6.黃山遊記散文隨筆

          7.黃山遊記隨筆散文

          8.遊記散文隨筆